新甫京手机网站


新甫京娱乐场春季要注意避风
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 1
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节后综合征,你中招了吗?

罢极就是解除疲劳

摘要:一是认为“罢”通“疲”是“疲劳”之义。“极”也是“疲劳”之义,“罢极”是同义词连用。如唐代王冰注云:“夫人之运动者,皆筋力之所为也,肝主筋……故曰肝为罢极之本。”明代马莳注曰:“肝主筋,故劳倦罢极。”

人体器官名。指肝,谓其为耐受疲困的主要脏器。“极”,《说文》:“燕人谓劳曰极。”罢极即劳困之义。本即根本。因肝主筋,筋司运动,所以说疲劳的根本在肝。

疲劳是常见健康问题, 影响工作效率与生活质
量。一般认为本病为气虚或兼肝郁所致。本文拟就
肝主筋及肝气虚与慢性疲劳辨证治疗谈点个人见 解。1 肝主筋,
为罢极之本肝主筋首见于 《素问 · 宣明五气》 [1 ] “五脏所主: 心主脉,
肺主皮, 肝主筋, 脾主肉, 肾主骨, 是为五 主 。 ” 《素问 · 痿论》 [1
] 有 “肺主身之皮毛, 心主身之血 脉, 肝主身之筋膜, 脾主身之肌肉,
肾主身之骨髓” , 明确筋、 膜属肝所主 。《素问·六节脏象论》 [1 ] “肝
者, 罢极之本, 魂之居也, 其华在爪, 其充在筋……为 阳中之阳气,
通于春气” , 说明筋力来源于肝, 为运 动耐力之源。王冰 [2 ]
注为“夫人之运动者, 皆筋力 之所为也” 。《类经·藏象类》 [3 ]
指出“人之运动, 由 乎筋力, 运动过劳, 筋必罢极。 ” 由此可见, 运动之功
全赖筋之功能, 而筋的功能正常与否取决于肝。现 代有学者指出,
肝主筋代表肝是人体力量的源泉, 肝 血充足与否是耐受疲劳基础 [4 ] 。
《素问 · 上古天真论》 [2 ] “丈夫……七八肝气衰, 筋不能动” ,
首次提出肝气衰。王冰注为“肝气养 筋, 肝衰筋不能动”
。此经文从两个方面说明肝与 筋的关系, 一是筋属肝所主,
生理情况下筋的功能活 动依赖于肝气; 二是肝气衰, 不能养筋则筋不能动,
首次提出肝气虚造成筋不能动的学说, 但后代对肝 气虚多有忽视。2 肝为厥阴,
阴极阳生近代多认为阳气是功能表现 , 《内经》 并非如 此, 如 《素问 ·
生气通天论》 [2 ] “阳气者, 精则养神, 柔 则养筋。 ”
王冰注解本经文认为“阳气者, 内化精微, 养于神气, 外为柔软, 以固于筋”
, 说明阳气亦具有 荣养作用, 既可养神亦可养筋。阳气在《内经》 中是
作为精微物质具有滋养与鼓动的双重作用。这阳气 就是一阳, 肝属厥阴,
阴极而一阳生, 故有一阳生于 肝之说 。《道德经》 “一生二, 二生三,
三生万物” 中 所说的 “一” 虽然指无极, 但在人体形成之后, 当指
厥阴化生的一阳, 即指肝中阳气。而《读医随笔》 [5 ] “肝者贯阴阳,
统气血, 居贞元之间, 握升降之枢” , 精确把握了肝的生理特性。3
肝气阳两虚, 筋弱而疲保持筋的运动功能正常, 一要有动力, 二要筋柔 顺,
动力由肝气提供, 而柔顺则为肝血的作用。肝 气、 肝血均来源于水谷之气 ,
《素问·经脉别论》 [1 ] 云 : “食气入胃, 散精于肝, 淫气于筋,
浊气归心, 淫 精于脉 。 ” 《素问 · 平人气象论》 [1 ] “藏真散于肝,
肝藏 筋膜之气也” , 说明水谷精微中清者化为气为阳, 浊 者化为血为阴,
而水谷精微中最精华的部分归于肝, 肝气充足才能淫气于筋,
人才能运动自如耐受疲劳, 肝气的及时补充与恢复有消除疲劳困乏的作用。肝
藏血、 肝血充盈才能养筋, 全身筋膜得到肝血滋养才 能运动灵活,
肝血起到柔筋的作用, 使筋不过度僵 硬。肝气虚是否存在历代争论颇多,
多数文献将与 气的功能有关的问题归于肺、 脾、 肾、 心, 惟独肝不言 气虚,
这并不表示肝气虚不存在, 而是采用了另外的 表述。肝藏阴阳,
具有统气血之功, 调节气机升降。 否定肝气虚, 则是对《内经》
理论继承不完整, 后代 有识之士对肝气虚的问题给予了重视, 笔者认为应 当宗
《内经》 [7 ] “肝气衰, 筋不能动” 之说, 探讨肝气
不足的病因病机与证治。 4 肝气 虚的因机证治 《素问 ·阴阳应象大论》 [2 ]
有“东方生风, 风生木, 木生酸, 酸生肝, 肝生筋, 筋生心……在体为筋,
在脏为肝……在变动为握, 在窍为目, 在味为酸, 在 志为怒” ,
以及“怒伤肝……风伤筋……酸伤筋” 。 从这段经文可见, 肝属厥阴,
为一阳之气生化之所, 肝阳肝气不足的病因病机可归纳为情志过极、 饮食
失调、 劳神过度和外邪侵袭 。《明医指掌》 [6 ] 有“劳 伤乎肝, 应乎筋极”
, 明确指出过劳导致肝气不足、
筋失肝气的鼓动而致筋疲无力的病机。肝气虚的表现从临床来看,
主要表现为肝主疏 泄及肝主筋的异常, 症见精神疲惫、 健忘、 惊恐、 多 梦、
疲乏、 倦怠, 舌质淡紫或白, 脉细或滑。如果进一 步发展至肝阳不足,
则有舌质紫、 面青或灰、 神情呆 顿、
纳呆欲哭和性欲缺失。单纯的肝失疏泄则以气 机不利为主要表现, 可见郁怒、
胀满、 疼痛等症, 脉亦 多弦滑。肝气虚的治疗与其他脏之气虚证治疗有所不
同, 肝气虚需要以肝的生理特性为依据, 从三个方面 入手治疗: 一是补气,
宜用生品, 顺其升发之性, 如生 黄芪、 生晒参、 生山药、 生甘草;
二是调气, 以疏泄气 机, 可用佛手、 柴胡、 香橼、 生麦芽; 三是健脾柔肝,
以 防肝木克土, 常用苍术、 陈皮、 芍药、 当归、 生地、 川 芎。肝气虚、
气机不畅亦可化热, 可加丹皮、 栀子、 黄 柏等。张锡纯 [7 ]
认为生黄芪为补肝气之要药, 笔者 临床常以党参、 黄芪之属补肝气,
重者可易以生晒参 补元气, 通过补元气达到补肝气的作用。肝气虚与
肝气郁结治疗亦不同, 后者治疗以理气为主, 而前者 需要补气,
小柴胡汤用人参即是此意, 可用于肝气虚 所致慢性疲劳的治疗。5
典型病案陈某, 女, 61 岁, 2015 年 6 月 14 日初诊。主因 “身热,
极度疲乏, 纳呆半月” 就诊。因邻居患“坏 病” 离世, 精神受影响, 5 月初有
“感冒” , 此后自觉发 热, 极度疲乏, 纳呆, 测体温最高 37. 3℃。血液检验
示淋巴细胞数量略低, 其他检查未见异常, 给予抗生
素治疗无效而求治于中医。症见舌质淡紫、 苔白, 脉 微数。以外感热邪、
余邪未清进竹叶石膏汤 5 剂。6 月 18 日复诊: 进前方后食欲稍开, 仍疲乏,
忧心重 重, 后思索其致病之因, 乃因情志惊吓, 肝气受损, 肝
不主筋则疲乏无力, 肝气不疏则情绪不宁, 拟补肝益 气, 调畅气机,
小柴胡汤加减。拟方: 柴胡15 g, 党参 15 g, 法半夏 10 g, 黄芩10 g,
炙黄芪10 g, 鸡内金 15 g, 升麻 5 g, 三仙 30 g, 当归 10 g, 陈皮 5 g,
桂枝 10 g, 生龙骨30 g 先, 茯苓15 g, 佛手10 g, 香橼15 g, 生 甘草 5
g, 水煎服 7 剂。7 月 2 日复诊, 进前方 14 剂 纳呆已除, 但疲乏未解,
仍胆小, 舌质淡紫, 苔白, 脉 细。既然见效, 不宜改弦易辙,
增补肝气之功, 调方如 下:柴胡15 g, 生晒参 5 g , 枳壳 15 g, 苍术 15
g, 夜交藤20 g, 郁金10 g, 川芎15 g, 鸡血藤15 g, 栀子 15 g, 神曲20
g, 鸡内金10 g, 土茯苓15 g, 生甘草5 g, 前后进此方 15 剂精神如常,
舌质转为淡红, 纳食可,
疲乏明显减轻。间断服用上方调理巩固疗效。从本案来看,
有两方面的症状体现了肝气虚, 一 是因肝气虚而致疏泄异常的纳食不香、
忧心重重甚 则惊恐; 二是肝气虚不能主筋的疲倦乏力, 与单纯肝
主疏泄异常往往表现为疼痛、 胀满、 郁怒有所不同,
因此用小柴胡汤为基本方, 补气药先由党参、 黄芪而 至生晒参,
补气之力亦渐增强, 最后获效而愈。参考文献:[1] 孟景春, 王新华.
黄帝内经素问译释[M]. 上海: 上海科学技 术出版社, 1991: 191.[2]
王冰注. 黄帝内经素问[M]. 北京: 商务印书馆, 1955: 59.[3] 张介宾.
类经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1965: 33.[4] 都亚楠, 鞠宝兆. 论
“肝者罢极之本” [J].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 报, 2012, 14 : 55- 56.[5]
周学海. 读医随笔 [ M ] . 南京: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, 1983:191.[6]
皇甫中. 明医指掌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1982:17.[7] 张锡纯.
医学衷中参西录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2006:35.

《素问六节藏象论》:肝者,罢极之本,魂之居也。对其中的罢极二字,历代注家众说纷纭,令人莫衷一是,故不得不辨。笔者查阅古今注释,分析后认为罢极为解除疲劳之意。

《素问·六节脏象论》:“肝者,罢极之本,魂之居也。”王冰注:“夫人之运动者,皆筋力之所为也,肝主筋,其神魂,故曰肝者罢极之本,魂之居也。”

对罢极的四种理解

一说,“罢极”当作“四极”。《素问绍识》:“罢极当作四极,四极即四肢,肝其充在筋,故云四极之本。”

一是认为罢通疲是疲劳之义。极也是疲劳之义,罢极是同义词连用。如唐代王冰注云:夫人之运动者,皆筋力之所为也,肝主筋故曰肝为罢极之本。明代马莳注曰:肝主筋,故劳倦罢极。

清代张志聪释谓:动作劳甚谓之罢,肝主筋,人之运动皆由乎筋力,故为罢极之本。明代吴崑注:动作劳甚,谓之罢极。肝主筋,筋主运动,故为罢极之本。五版教材《内经讲义》注:罢,音义同疲;极,燕人谓劳曰极。罢极,即劳困的意思。

二是认为罢极当作四极。罢的繁体作罷,后人误把四写作罷。如《素问绍识》:罢极当作四极。四极见《汤液醪醴论》,即言四支。肝,其充在筋,故云四极之本也。

三是认为耐受疲劳之义。如今人李今庸《读古医书随笔》:罢极之本的罢当为能字,而读为耐,其极字训为疲困。所谓能极就是耐受疲劳。六版教材《内经讲义》也以耐劳作解,云:罢,通罴,即熊之雌者,其意为胜,耐劳而多勇力。

四是认为罢为罴字之误,意为熊罴之任劳,如清代高士宗《素问直解》云:肝者,将军之官,如熊罴之任劳,故为罢极之本。

四种理解皆不恰当

以上各种观点,笔者认为都不恰当。第一种观点认为罢极是疲劳之义,与上下文及整篇文章不合。该篇是分述各个脏器的生理功能的,而讲成疲劳之义,显然是讲的病理现象。肝的主要功能并非劳或疲。尽管肝主筋,筋束骨,按照西医的观点似乎与运动有关,但中医从未言肝主劳作。

即使是运动所导致的疲劳,按照中医的理论,也应该主要缘于气耗或气虚。而脾才是气血生化之源,脾又主肉,主四肢,所以,中医所言之疲劳,多责之脾。况且如认为肝为人体疲劳之本,那么肝岂不成了对人体有害的器官了么?

第二种观点认为罢极当作四极即四肢义,从版本、校勘学的角度来看,尚乏佐证。

第三种观点认为罢当为能字,繁体罷下面虽是能字,但这只能是一种设想。况且,人体是否耐受疲劳,并不都取决于肝。

第四种观点认为如熊罴之任劳。罢虽通罴,但将罴解为耐劳则显勉强。而且,此说难以把罴与极连起来做一个合理的解释。即使作耐劳解,但这一功能与他处经文对肝之功能的讨论亦无法吻合。故把罢极解释为耐劳亦非恰当。

罢极当是解除疲劳

那么,罢极当是何义呢?笔者认为罢极当是解除疲劳之义。何以言之?

《说文解字》:罢,遣有罪也。本义为:遣散有罪的人。可见罢的本义是遣散之义,由此可引申为解除、消除等义。《字汇网部》:罢,废也。《集韵纸韵》:罢,散也。《伤寒论》:第183条恶寒将自罢,即自汗出而恶热也。句中罢是解除之义。其实,这一含义现代汉语也一直保留着。

那么极是何义呢?清吴善述《说文解字广义校订》:极,又因穷极之义引为困也、病也、疲也。可见极有疲乏之义。如《汉书王褒传》:匈喘肤汗,人倦马极。句中极与倦同义避复。《世说新语言语》:丞相小极,对之疲睡。《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篇》:腰痛背强不能行,必短气而极也。

句中极都是疲劳之义。

因此,肝者,罢极之本义为肝脏是解除疲劳的根本。这样理解不但文从字顺。从临床上来看,肝脏正常的人,疲劳易于消失,反之,则易感全身疲乏无力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