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甫京手机网站


上班族夏季如何防中暑? 天热心烦气躁?预防情绪中暑注意心理调节

下个月,这5种病必定高发!这5个化解办法

蓄血证治发展分化的线索和脉络

摘要:《伤寒论》中讲“谵语”是一种说胡话的极端反应。我们活学活用就会发现,生活中有很多话痨。比方说,一个公司开会,明明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情,讲了几个小时还没讲完,大家都听得很烦,但是他自己不觉得,一说话就是停不下来。

“三焦”,亦称“三膲”,是对上焦、中焦、下焦的合称,为中医藏象学说中的六腑之一。三焦学说历来最具争议,学界一直存在“有名有形”和“有名无形”的争论。即使是持“有名有形”论者对三焦的解剖实质也无统一认识。依据现有文献,三焦首载于《黄帝内经》,此后《难经》《中藏经》《脉经》等古籍中均有论述,但观点不尽相同。仅《黄帝内经》中相关论述也不统一,甚至相互抵牾,导致后世学者持一种或数种说法,各执一词,各有论据,莫衷一是。

蓄血病证源流《大学》云: “物有本末, 事有始终, 知所先后, 则近道矣” ,
蓄血首见于《伤寒论》 , 经过了以法类 方、 以方类证的不断分化扩大的过程,
成为多种内 外伤杂证的病理基础, 本文拟梳理蓄血证治发展分
化的线索和脉络, 为临床辨治提供准确清晰的理论 依据。源于《伤寒论》
,有太阳蓄血、阳明蓄血之分 “蓄血” 源于《伤寒论》 阳明病篇237条 [1]
阳明抵 当汤证, 以方类证, 抵当汤证还包括阳明病篇 的257条、
太阳病篇的124、 125、 126条以及 《金匮要 略·妇人杂病》 中的停经闭经证。
阳明病篇的抵当汤 证为阳明蓄血, 太阳病篇的抵当汤、 抵当丸证为太阳 蓄血,
故有阳明蓄血与太阳蓄血之分。 阳明蓄血症见 喜忘, 大便硬而色黑易出,
或多日不大便, 张仲景明 言 “本有久瘀血” , 可知阳明蓄血是内伤致瘀,
瘀久化 热, 瘀重热轻。 妇人经水不利之抵当汤证, 更是内伤 致瘀,
瘀阻经络致停经闭经, 热象不显。 太阳蓄血症 见发狂、 如狂、 发黄、
少腹硬满, 124条明言 “热在下 焦” , 太阳抵当丸证虽但见少腹满, 但前提是
“伤寒 有热” , 可知太阳蓄血是外感发热在先, 邪热迅速由 太阳 “随经”
入里, 是因热致瘀, 热重瘀轻。太阳蓄血和阳明蓄血总因瘀热互结, 但瘀、
热有 轻重缓急标本先后的不同, 开后世蓄血病证分化扩
大之嚆矢。太阳蓄血发展为外感蓄血,因热致瘀 唐以前重视外感病证,
蓄血证进一步沿着太阳 蓄血的思路, 强调外感, 强调热盛。
南北朝刘宋时期的陈延之补充了血因热而瘀, 又因瘀而动的犀角地黄汤证,
以衄血为主症, 并指 出: “有热如狂者, 加黄芩二两; 其人脉大来迟, 腹不
满, 自言满者为无热, 不用黄芩” [2] , 此处 “无热” 指 热轻,
提示了蓄血证分瘀、 热两端。 北宋韩袛和以方类证整理注释《伤寒论》 , 撰成
《伤寒微旨论》 , 有蓄血专篇, 在抵当汤、 抵当丸证
的基础上增加了桃核承气汤证, 并补充了年老气弱
的蓄血轻证宜用地黄汤和年壮气实的蓄血重证宜用 生漆汤 [3] 。
庞安常将《伤寒论》第114、 115及140条所 载火劫动血, 第111、
153及200条所载火劫发黄, 第 116和284条所载火劫发狂总结为火劫蓄血 [4]
。 成无 己指出蓄血是 “血为热所搏, 结而不行, 蓄于下焦之 所致” [5] 。
许叔微将麻黄升麻汤证和升麻鳖甲汤证与 犀角地黄汤、 桃核承气汤、 抵当汤、
抵当丸证并列为 《伤寒百证歌》 的第五十四证中 [6] 。 朱肱治伤寒吐血,
“瘀血甚者, 抵当丸; 轻者, 桃仁承气汤, 兼服犀角地 黄汤、 三黄丸” [7]
, 清代王泰林亦明言: “桃仁承气治 蓄血之初结者,
抵当汤及丸治蓄血之久瘀者, 病有浅 深, 故攻有缓急” [8] 。 明末清初,
喻昌称桃核承气汤证与抵当汤证为 中风蓄血, 称抵当丸证为伤寒蓄血,
并认为伤寒蓄血 比中风蓄血更为凝滞; 将《伤寒论》第216条所述阳明
热入血室证与阳明抵当汤证同列为阳明蓄血, 但治当 “随下血与不下血而异治”
[9] , 盖因《伤寒论》第144 条确也明言 “此为热入血室,
其血必结……小柴胡汤 主之” , 揭示了热入血室证因热致瘀, 瘀热互结的基
本病机, 提示了蓄血证与治的复杂性, 进一步扩大了
蓄血证。清代温病学说成熟, 热入营血, 因热致瘀, 外
感因素再次成为蓄血病证的焦点。 吴又可著《温疫 论》 , 有蓄血专篇,
病机上重视热邪, 所谓 “热不干 血, 不致蓄血” 。 症状上关注发热, 从
“初则昼夜发 热, 日哺益甚” 到 “昼日热减, 至夜独发” , 进而 “热
时前后缩短” , 最后因 “蓄血尽而热亦尽” , 是从对发
热症状的关注表达了对病机中热邪的重视 [10]
。叶天士在《三时伏气外感篇》中所论蓄血是因 “夏月热久入血” ,
症见谵语昏乱, 小便清长, 大便 必黑, 热重瘀轻, 且有出血倾向,
故治以桃核承气汤 泄热而不破血 [11] ; 在 《临证指南医案》 中将热入血室
证病机明确标定为蓄血, 症见经行3日, 发热, 舌痿, 心烦, 神气忽清忽乱,
治以桃核承气合犀角地黄汤加 减 [12] 。
叶天士《温热论》中提出的卫气营血辨治体系
中的热入营血证更是脱胎于太阳蓄血, 强调了热盛 入血可致瘀血动血,
治当凉血散血, 是外感蓄血、 太
阳蓄血的完美蜕变。《金匮要略·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并治》
中对肺痈病机的阐释 “热伤血脉, 热之所过, 血为之 凝滞”
也揭示了外感致热, 因热致瘀, 终致瘀热互结的病理过程, 涵盖包括肺痈、
肠痈等内痈和疮痈疖
肿等外痈在内的一切痈肿。阳明蓄血演变为内伤蓄血,因瘀化热
以阳明抵当汤证为本, 病因上强调内伤致瘀, 瘀
久化热而成瘀热互结之内伤蓄血证, 瘀热为核心, 夹 寒夹热, 更虚更实,
极大地丰富了蓄血证治。 元代王好古分三焦蓄血, 下焦蓄血最为复杂, 或
痨瘵积滞, 或停经闭经, 或吐衄、 大小便血, 或癥瘕 疼痛, 或阳毒如狂,
或寒热盗汗, 脐腹硬痛, 或妇人 干血气, 病情轻重各异, 病势缓急不同,
病程长短悬 殊, 并补充了桃核承气汤、 抵当汤、 抵当丸之外的大
量行气活血方 [13] , 充分显示了蓄血病证的复杂, 治法
的应变。明代缪仲淳认为 “蓄血, 俗名内伤” , 还将积劳、 多怒、
饱后行房等内伤因素与负重努力、 登高坠下、
奔逐过急等物理因素列为蓄血病因, 而只字未提外 感病因, 强调 “其证多发热”
, 但 “其热类外感而头不 疼, 不作渴, 天明少间, 至午复据” ,
并伴见自汗、 身 疲、 短气、 纳呆、 寐差等虚损症候, 治忌辛燥破气逐 瘀、
苦寒泄热, 复忌补气追瘀, 宜辛温佐以咸寒行血 散血,
瘀血行后宜益脾和肝补血 [14] 。 王肯堂鉴于蓄血 证治的式微,
在《杂病证治准绳》中特别指出 “夫人 饮食起居一失其宜, 皆能使血瘀滞不行,
故百病由污 血者多, 而医书分门类症, 有七气而无蓄血, 予故增 著之”
[15] , 甚至将治愈缪仲淳自身因温补太过而致蓄 血证的验案写入了
《伤寒证治准绳》中, 强调不仅有 伤寒蓄血, 亦有杂证蓄血 [16] 。清初,
张璐承内伤蓄血说, 以胸腹等局部胀满疼 痛为主症, 补充了香壳散、
当归活血汤、 浚血丸、 变 通抵当汤、 复元通气散、 复元活血汤、 香壳散、
越鞠 丸等行气活血止痛方 [17]163-164 , 且将 “久病虚劳失血,
血枯发热及女人经闭血枯” 的血枯证辨为蓄血, 治以 四物换生地加桃仁、
虻虫丸 [17]80 , 极大地丰富和拓展 了蓄血证治。 柯琴甚至认为
“凡癥瘕不散久而成形 者皆蓄血所致” [18] 。 清末,
林佩琴将蓄血病因归纳为 “跌仆伤损, 及努力负重, 忿怒气逆” , 症见
“寒热, 发黄, 胸胁小腹满痛, 手不可近” , 再次增补了蓄血危 证、
蓄血重证、 蓄血虚证等方证 [19] 。 唐容川治蓄血口 渴,
夹热者治以桃仁承气汤, 夹寒者治以温经汤 [20] 。 纵观蓄血源流演变,
就《伤寒论》文本言, 蓄血 从一条阳明病篇的第237条抵当汤证, 到以方类证,
先扩大到第257条与太阳病篇的第124、 125、 126条所 有抵当汤、 抵当丸证,
再以法类证, 韩袛和增加了第 106条桃核承气汤证, 喻昌又增加了第216条,
吴鞠通 增加了第202条; 就病证言, 以瘀热互结为核心, 太阳 蓄血因热致瘀,
热重瘀轻, 后世发展为外感蓄血, 包 括热入营血、 疮痈等病证;
阳明蓄血因瘀化热, 瘀重 热轻, 后世发展为内伤蓄血, 包括局部胀痛、
癥瘕积 聚、 虚劳干血等病证, 提示蓄血作为临床多种内外伤 疾病的病理基础,
瘀、 热标本各异, 寒热虚实缓急不 同, 清热凉血、
活血补血各有侧重。来源: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:汪泳涛 何新慧

我们常见的治疗痛风的思路无非就是活血、祛风寒、补肾、扶阳。这种思路也能治好很多,但是有一些还是治不好。正好我身边跟着学生,我就问,你们看看这位朋友为什么不好治?先不摸脉,不问证,先用眼睛看,望闻问切嘛,先望,看能不能辨出证来。其中一个学生特别聪明,他说我辨出来了,这个痛风应该用泻药治疗。我说,是的。我问他依据是什么?他说这个人一说话就很激动起急,而且情绪容易亢燥。我又问他,这在《伤寒论》里是什么证?回答说谵语。谵语就是一个人下焦有瘀堵,于是上面说胡话。说胡话可能是比较严重的情况,但证有轻重,有时候话特别多,控制不住的要说也是一种轻微的谵语。《伤寒论》的原则,单一证不定案,两个及两个以上的证才定案。于是再结合看面色,是油光肿胀的,情况就很清晰了,是下焦有淤堵,所以用常规思路不好治,这种情况就需要用治疗肠痈的药。我给那位朋友开的方子,主方就是大黄牡丹汤,这是一个典型治肠痈的方子,一剂就止痛见效了。有人会说,一个谵语是不是就可以定了?单一证哪怕偶尔能判断正确,可程序上不正义,如果严格遵循《伤寒论》的原则是不提倡的,要多个证才能确定一个情况,就像法院不能凭单方面证词断案,这样准确度才高。医学要的准确率,首先要的是治愈率高,而不是创造个别的奇迹。

秦汉时期,学术交流相对困难,常常相同的概念,同时期不同著作中具有不同的内涵。不同时期学术的认识、见解也未必有直接的继承关系。若以此说强行解彼说,或以彼说强行解此说,往往会张冠李戴,谬误更甚。因此应该本着实事求是、仔细审察的态度进行考辨中医理论的源与流,否则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
为什么话多的人肠道里面会不干净呢?因为肠道有瘀堵的时候,人体的自然模式是要把气血调过去化掉瘀堵。如果一个人总是有下焦瘀堵,大脑就会长期得不到足够的供血。人体又有另一个模式,会在能量缺乏的地方产生诸如兴奋、抖动的反应来迅速夺回能量,这就开始话多亢奋了。人体就是这样双向调节来维持整体的运作和平衡。这不是我的发明,这是《伤寒论》里最常揭示的法门。为什么下焦有淤血,人会容易忘事,而且肌肤甲错?因为能量去了下面和里面排淤,上面和外面就相对能量缺乏了这是《伤寒论》里多次提到的条文内容,所谓淤血典型症其人喜忘和肌肤甲错。所以《伤寒论》的思维模式是很务实的,是遵从人体自然规律的。

《伤寒论》对三焦的认识

我在《伤寒论》课上讲了这个案例后,一些临床医生回去后发现,很多诸如痛风的病,或者抽动症,甚至肌无力,用祛风寒、补肾、活血、扶阳都治不好,在脉象为阳的前提下,这样来辨证治疗效果极好。

我们研究发现,《伤寒论》对于三焦具有独特的认识。《伤寒论》中的三焦泛指消化道,上焦大致为上消化道,映射在上腹部,以十二指肠乳头为分界,主要内脏为胃,包括肝脾;中焦大致为中消化道,映射在中腹部,主要内脏为结肠和小肠;下焦大致为下消化道,映射在小腹部,主要内脏为直肠,包括膀胱和生殖系统。此外,《伤寒论》原文中的“胃”指的是以结肠特别是横结肠为主的整个消化系统。

《伤寒论》中讲谵语是一种说胡话的极端反应。我们活学活用就会发现,生活中有很多话痨。比方说,一个公司开会,明明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情,讲了几个小时还没讲完,大家都听得很烦,但是他自己不觉得,一说话就是停不下来。这种话痨其实是一种轻微的谵语反应。为什么在这些白领群体里面话痨的人特别多呢?看看他们的生活习惯就知道了。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很少运动,下了班之后天天组局吃火锅麻辣大鱼大肉,而且一般吃得很晚,吃的东西还没有消化掉就去睡觉了。于是肠道里面就会积存,这就有可能形成话痨。

《伤寒论》中关于三焦的内容很多,398条条文中出现上焦2次、中焦1次、上二焦1次、下焦3次,共涉及6个条文。因《平脉法》《辨脉法》不涉及方证论述,暂不讨论。

有人会问,那阴证的病人,下焦也有淤阻,怎么办?这种情况很常见,先六经辨明,按《伤寒论》里的原则,相应层面的扶阳药和通下药合用就好了。记住扶阳建立能量为先。

《伤寒论》中的上焦

这就是《伤寒论》里的辨证思维方式。如果我们尊重这种思维方式,有些性格情绪上的问题也可以调理和调整。你掌握了这个思维方式,有些平时看起来不容易治的病,也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找到解决办法。

原文243条:“食谷欲呕,属阳明也,吴茱萸汤主之。得汤反剧者,属上焦也。

吴茱萸汤

吴茱萸一升(洗)
人参三两
生姜六两(切)
大枣十二枚(擘)

上四味,以水七升,煮取二升,去滓,温服七合,日三服。”

我们认为本条条文在流传过程中存在错简,根据文理推断原文应是“食谷欲呕,属阳明也,得汤反剧者,属上焦也,吴茱萸汤主之。”

吴茱萸汤病位在胃,具体在幽门,病理为胃里虚寒,幽门痉挛。因虚寒严重,进食后胃不能腐熟水谷,进而排空不良,故出现“食谷欲呕”。这个证往往在进食流食后加重。胃里虚寒,则消化液分泌不足,或者本来胃里就有水饮,进食流食或饮水后,消化液浓度下降或水饮加重,胃腐熟、排空更慢,甚者呕吐,即所谓“得汤反剧”。“属上焦也”指出这些证状发生的病位在上焦,经大量临床验证,吴茱萸汤是此证良方。方中吴茱萸、生姜温胃止呕,人参补虚,大枣和中,以药测证,说明这里的上焦即解剖中的胃部。

原文230条:“阳明病,胁下硬满,不大便而呕,舌上白胎者,可与小柴胡汤。上焦得通,津液得下,胃气因和,身濈然汗出而解。”

明代医家方有执在其著述《伤寒论条辨》中提到:“六经之经与经络之经不同。六经者
,犹儒家之六经。经,犹言部也。”阳明病,即病在里部,于阳明时而发热。胁下硬满即胸胁苦满较重,结肠痉挛蠕动减弱故不大便。幽门痉挛胃排空不良,故胃气上逆而呕。本条文叙述的证状,张仲景用小柴胡汤治疗,服小柴胡汤后,幽门痉挛缓解而上焦得通,胃向下排空功能恢复而胃里的津液得下,结肠痉挛缓解大便下行,故胃气因和。里部微结既通,胸胁苦满亦解,表部微结亦开,于是身濈然汗出而热退病愈。

《伤寒论》中的“胃”不是解剖中的胃,而是指解剖中的结肠,尤其指横结肠。原文215条“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”,217条“以有燥屎在胃中”,238条“胃中有燥屎者”来看,燥屎不可能在解剖概念中的胃中,燥屎只能在结肠中,燥屎积聚程度重者,可积聚在横结肠中,即脐上部位,因此《伤寒论》中的胃主要指结肠、尤指脐上部位的横结肠。故原文230条“不大便”服用小柴胡汤后,“胃气因和”,即结肠痉挛缓解而大便下行。

《伤寒论》中的中焦

原文145条:“妇人伤寒,发热,经水适来,昼日明了,暮则谵语,如见鬼状者,此为热入血室,无犯胃气,及上二焦,必自愈。”

结合前面论述,“上二焦”指上焦与中焦。上焦指胃部,“犯上焦”推测仲景意为不要误用吐法伤及胃部功能。那“犯胃气”“犯中焦”所指者何?145条主要论述“热入血室”,从143条、145条、216条得出“热入血室”时有“谵语”出现,张仲景用小柴胡汤治疗热入血室证。那张仲景为何重点强调“无犯胃气,及上二焦”?因为大承气汤证也会出现“谵语”,张仲景在此强调不能将“热入血室”的“谵语”与大承气汤证的“谵语”混淆。不能误用下法伤及里部功能,故强调“无犯胃气,及上二焦”。前已叙述,“胃”指结肠,张仲景又常用“胃家”“胃气”统称里部及其功能,“无犯胃气”即不能误用下法,损伤里部功能。“无犯上二焦”指不要误用吐法及下法伤及胃以及小肠、结肠的功能,此处“胃气”即里部消化道功能统称之意。

原文159条:“伤寒服汤药,下利不止,心下痞硬,服泻心汤已,复以他药下之,利不止,医以理中与之,利益甚。理中者,理中焦,此利在下焦,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。复不止者,当利其小便。”

此条言下利的证治,且利在下焦,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。经医者误下,导致直肠松弛,约束功能降低而出现滑脱下利,张仲景谓之“此利在下焦”。

理中汤(丸)主要治疗小肠消化吸收功能下降,结肠吸水功能也降低。张仲景谓之中焦利,用理中汤(丸)治疗,方中干姜温里寒,人参、白术补虚,炙甘草和中,共奏温里、益气、健脾之功而下利得除。从159条得出,张仲景称直肠部位为下焦,小肠以及结肠处(即中腹部)为中焦。

《伤寒论》中的下焦

原文124条:“太阳病六七日,表证仍在,脉微而沉,反不结胸,其人发狂者,以热在下焦,少腹当硬满,小便自利者,下血乃愈。所以然者,以太阳随经,瘀热在里故也。抵当汤主之。”

从原文看,“其人发狂者”的原因是“热在下焦”“瘀热在里”,腹诊表现是“少腹当硬满”。本是太阳病,六七日未愈,热毒传于里部,结于少腹,热毒损伤,导致小血管功能障碍,影响少腹内组织的气血运行、瘀热互结,此时少腹内的肠管和肠系膜损伤最为严重,肠道内的毒素被吸收入血,通过血液循环到达脑部,刺激脑部使得大脑功能紊乱,表现出反常的神志表现,故“其人发狂”。因瘀热结于少腹,少腹内的组织以及腹壁紧张痉挛严重,故腹诊时
“少腹当硬满”。从条文看,因“热在下焦”“瘀热在里”而“少腹当硬满”,推测出仲景此处“下焦”即指少腹部位。

原文282条:“少阴病,欲吐不吐,心烦,但欲寐,五六日自利而渴者,属少阴也,虚故引水自救。若小便色白者,少阴病形悉具。小便白者,以下焦虚有寒,不能制水,故令色白也。”

从以上论述可知,张仲景下焦指少腹部位,少腹内的组织都属下焦,比如159条的直肠属下焦。本条中“以下焦虚有寒,不能制水,故令色白也”,说明因下焦虚寒,出现小便白、小便清长等症状。因此推测此处下焦应当指泌尿系统的膀胱等组织。因膀胱处少腹部位,又属下焦。

《伤寒论》在解剖上的先进性

《伤寒论》的三焦可以大致概括为:上焦指上腹部,主要指胃部;中焦指中腹部,主要指小肠包括结肠;下焦指少腹部位,主要指直肠涉及膀胱等。从《金匮要略》亦可以佐证上述解释的正确性。《金匮要略·五脏风寒积聚病脉证》云:“三焦不归其部,上焦不归者,噫而酢吞;中焦不归者,不能消谷引食;下焦不归者,则遗溲”。“噫而酢吞”即噫气吞酸,属上焦胃的功能;“消谷引食”属中焦小肠功能;“遗溲”则属下焦膀胱功能。当时的人体解剖以及功能判断不及现代解剖学准确、清晰,主要从大概位置、宏观功能上来认识,根据不同颜色、质地、内容物等以十二指肠乳头、回盲瓣将整个消化道分为以胃、小肠、大肠为大概位置的三段,因此推测上、中、下三焦大体与消化道的不同节段重合。体表投影上焦为上腹部,中焦为中腹部,下焦为下腹部(少腹)。

值得一说的是,现代医学传统上以Treitz韧带(也称屈氏韧带或十二指肠悬肌)为界,将整个消化道划分为上、下消化道两大部分。然而随着内镜和影像技术的发展,Treitz韧带作为经过腹腔手术才能定位的肠腔外解剖标志,非手术不可简易定位。为了判断消化道腔内疾病的范围,必须重新认识消化道的分段概念。近些年来依据十二指肠乳头、回盲瓣为划分标志,将消化道划分为上、中、下三部分,相应地命名为“上消化道”“中消化道”和“下消化道”。可见以《伤寒论》为代表的中医学在解剖上的先进性,而且中医学已经超越了对解剖实质的研究,注重整体联动的功能属性。

张仲景的学术认识并非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在《伤寒论》自序中交代“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,撰用《素问》《九卷》《八十一难》《阴阳大论》《胎胪药录》”
,可以看出张仲景广泛继承借鉴了前人的学术、智慧。

三焦概念的起源

焦为会意形声字,在甲骨文中,写作(见PDF),上(见PDF)为隹(zhuī),指鸟,下(见PDF),为火,指烤,表示烧烤鸟雀。造字的本义为表示用柴薪烤熟鸟兽,作动词使用。中华民族祖先燧人氏发明了钻木取火,火的使用,标志着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,告别了茹毛饮血的历史,日常生活中常常是烧烤鸟兽而食,熟食使人体生理产生巨大的变化。《说文解字》解焦:“火所傷也。从火,雥聲。焦或省。”焦意为被火灼伤,字形采用“火”作边旁,雥是声旁。其异体字,省去了两个“隹”(zhuī)。本义为物经火烧而变黄或成炭。从中可以得知,焦含有烤熟、烧黄、烧黑之义。进而推测,在中医学初创阶段,借用“焦”字引申为人体腐熟饮食的功能,这也正是人体消化道的基本功能。人体消化道自口腔至肛门,大致包括胃、小肠、大肠,是人体“腐熟”功能的不同阶段,从解剖来看,胃、小肠、大肠形状有异、颜色有别,古人基于这个感性的观察,认识到饮食在消化道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变化。因此很可能用上焦、中焦、下焦来表述消化道不同位置不同的“腐熟”功能。

《难经·三十一难》亦载:“三焦者,水谷之道路,气之所终始也”。可见,与《伤寒论》一致,在一些早期文献中,三焦泛指人体消化道,负责腐熟水谷,是新陈代谢、气血更新的关键场所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