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甫京手机网站

新甫京娱乐场 5
新甫京娱乐场你是减瘦还是减寿?
新甫京娱乐场 12
新甫京娱乐场小满,小得盈满,穿上它可接引地气哦~补阴损清湿热节气汤奉上!

新甫京娱乐场针与灸

摘要:汉代之前,中国文化主体是道文化,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变为儒家文化。道文化是天人文化,核心就在讲要顺天而行,不妄自作为。

新甫京娱乐场 1

“针”就是用针扎进人体,“灸”就是在人体表面用艾灸定点加热。以前还有砭,就是用磨制的石器从外部去刺激人体。这些都是运用了同一个原理:当受外物刺激和伤害的时候,人体出于自保,能量与津血会自动往那个部位汇聚。就像人身上挨了一拳,那个地方就要肿起来,就是气血往那个地方汇聚,去修复那一拳头造成的伤害。针灸是用外力的伤害和介入来人为的引导能量,以打通闭阻,也就是打通免疫力的通道。

古中医的概念,我的习惯是以汉代来划分,汉代以前的为古中医。汉代的代表性医学著作,是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,历代汤液学医家都很推崇。但都认为《伤寒论》很难懂,参不透,所谓后人莫测端倪难知究竟。历代医家都说,如果能从《伤寒论》中学到一招半招,则能达到覆杯而愈的效果,就是说喝完药,把杯子洗了扣上,病就好了。这个病是指急性的病症,从临床上来看,几个小时之内,该退烧退烧,该止泻止泻是做得到的。这对于今天,普遍认为中医治病慢的情况来说,可能有点不可思议。

文:刘希彦

古中医非治病尔,意在扶持正气以祛邪

其实对于《伤寒论》而言,不可思议的还有很多,我略举几条。比如,后世的中医著作基本都有病名,如、咳嗽、风湿、肿瘤、脾虚肾虚都是病名。但是《伤寒论》里没有提到具体的病名。大家会奇怪,没有病名如何讲治病?《伤寒论》中除了不提具体的病名,方子也很特殊,一般的药方只有几味药,三五味为常见,六味七味就比较多了,而且常用药也就二三十味,二三十味常用药来回组合。现在开方子,十几味药是少的,还有开几十味药的。今天我们去药店会看到三面墙的药柜子,通常有几百味药,拿个方子去抓药,还有药配不到。这么多药,现在的中医进步了吗?没有,反而退步了,现在都认为中医治病慢,中医只能调理。

医圣张仲景所著的《伤寒论》的辨证体系是六经辨证。

新甫京娱乐场,要想了解真正的古中医,就要先认识到药是不能治病的,只有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能治病。以药治病的结果就会是西医界如今面临的问题,连感冒都没有特效药。对人体免疫力而言,非典病毒、埃博拉病毒在临床上哪怕不治疗,死亡的也只是一小部分,多数人能自愈,癌症自愈的也不少。艾滋病普通免疫力的人都能抗一二十年不发病,免疫力才是能对付一切疾病的药。中医为什么能治大病重病,因为真正的古中医思维是恢复人体能量,打通人体循环,让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去治病的,而非用针用药直接去治病。

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是对上古经方医学的总结,上古经方医学理论上可以上溯到神农尝百草时代,我们熟知的麻黄汤、桂枝汤、白虎汤、小柴胡汤、四逆汤等都是上古经方,今天的人再想组出这样的方子组不出来了。为什么?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方子后面的组方原理和想法。那这些上古经方到底是怎样的组方原理呢?我试着在今天这么短时间里,简单的和大家说一个大概。

要讲辨证,就要先把“病”和“证”的概念弄清楚。现今说的病通常是指病灶,比如肝炎、癌肿、感冒之类,这都是病。“证”是人体在对抗和排除这个病邪的时候,产生的全身的整体反应,如发汗、呕吐、下利、发热、肋胀等便是证。

中医反对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,你头痛,有可能在脚上扎一针就好了,针灸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精神。以药治病是后世中医的理论,汉代的医学典籍《伤寒论》,整本书没有一个病名,只治六经。所谓六经,就是人体自身排病的六种渠道,也可以说是模式。真正的中医思维只是去引导和治理这六种模式。所以,宋元以后的许多中医理论对中医是有毁坏的,以至于中医沦落到今天治病慢、不治病的境地。

汉代之前,中国文化主体是道文化,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变为儒家文化。道文化是天人文化,核心就在讲要顺天而行,不妄自作为。所以那时候的医学也体现了这个精神,帮人体排病,顺势而为,而不是讲治病。这些哲学观念反映在《伤寒论》的治病理念中,张仲景提出六经辨证体系,治六经,而非治病。六经是什么?可以理解为人体自己抗病排病的六种模式,或六个渠道。所以在《伤寒论》的体系中,方药是顺势而为,是顺应人体自己排病的势来治病的,而非直接谈治病。

当人体将病邪排解了,病也就好了,证也就减轻了;当人体不能将病邪解除时,就会有证。证者证据也,事实上是人体和疾病对抗和僵持的证据。

中医需要回归真正的传统,传承中医,医术和医道,必须合二为一。我临床运用针,灸,火罐,刮痧,药酒,中药等等疗法,看似简单,却在我内心中,详细通过望闻问切,四诊合参,作出的一二个治疗项目或者综合疗法。绝非随便应付患者和客户,仁心施仁术也。

举一些例子,全世界现在最恐慌的,比如埃博拉病毒,发病后没有药能治,国外发现之后只能隔离,但是死亡率只是一部分,目前的数据是百分之七十,这就被认为是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了。这意味着免疫强的人是能够自愈的。再说所谓的大病,比如癌症,癌症自愈的很多,我们经常听说,医院判了死刑的却没有死,或者去旅游回来结果癌症没有了。我经常说,癌症是能自愈的病,一个可以自愈的病有那么可怕吗?是病可怕,还是医学不得法?再说更极端的例子,狂犬病,都说狂犬病死亡率是百分之百,但是疫苗可以防止。疫苗是什么?疫苗不是药,疫苗的作用只是把人体自身对狂犬病的免疫力激发出来,也就是,即便是狂犬病,人体也有免疫功能可以抵抗它。所以上帝造我们的时候给予我们的免疫力可以抵抗已知的一切病,基于这个理念,我们只要引导人体的能量,或者说激发自身的免疫力,就可以治愈一切病。我们的古中医早就参透了这一点,道家所谓的引自家水,就是引导自身的能量去治病,而非方药直接治病。

人体排除病邪的渠道主要有两个:以周身千万个毛孔为主体的“表”系统;以胃肠为主体的“里”系统。病邪还有可能在中间层面(现今习惯称半表半里)进退以寻求出路。半表半里是以躯壳空腔为主体的中间区域,这里面富集淋巴和黏膜,多免疫细胞,且下通水道。半表半里这个概念《伤寒论》里没有明确提出,只言及“表里之间”这个概念,我们为了统一语境,按现今习惯称之为半表半里。

上古经方之所以简单,寥寥几味药,就是因为里面的药只有两种:恢复能量的药和引导能量的药。这就是道家所谓的引自家之水,用这个思维去理解经方的组方就很好理解。现在用方药的思维是针对病症的,百症百药,千病千药,所以方子越组越大,用药越来越多,效果越来越不好。试图跳过人自身的能量场直接去对付病,去针对病灶,则连感冒都宣称没有特效药,这就是今天的医学。在道家看来这叫妄自作为,是不合道的。这是一个需要大家去思考的问题。

“证”发生的位置,按上面说的可划分为表、里、半表半里这三个层面。

古中医是一个激发和引导自身能量去治病的医学。具体说就是,人体自己往哪个层面排病,我们就帮助它往哪个层面排病。先讲人为什么会生病,我们吹一下冷风,寒气进入人体,其实我们已经受寒了。我们有九十九次吹冷风都没有生病,因为人体帮我们排出去了。但是如果有一次没弄好,我们就发烧了。其实病是人体在排邪的过程中和邪气僵持住了,才会产生病。这个病不单是感冒,比方说哪里淤堵了发炎了,哪里长东西了,都是邪气没有排出去的后果。如果说我们知道在哪个层面僵持住了,我们助它一把力,帮它排出去,那就很容易了。比如一条船卡在河滩里,只要找到水流方向,顺着水流方向就很容易把它推走,但如果想按自己的意志把船搬走是很难搬走的,船很重,有时候拆碎了也搬不走。

证还有阴阳的区别——阴证和阳证。

如果用一句话证明你读过《伤寒论》,我的答案是此为表,此为里,此为津液虚。这几句是《伤寒论》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话。这就意味着,人体排病的渠道主要是两个,也是上天给我们设计好的通道,要么从体表周身毛孔排,皮肤是人体最大的排毒器官;要么从里,从消化道排。《伤寒论》之所以讲表里辨证,就是辨人体从哪个渠道排病。

何为阴证阳证?临证上,如果人体对疾病的抵抗产生亢盛的反应,我们称之为阳证;如果人体对疾病产生虚衰的反应我们称之为阴证。这种反应的差别主要来自于人体津血能量的多少。人体津血的多少,脉象反应得最直接。所以凭脉象的虚实来判断阴阳往往比较准确。

表里好理解,什么叫此为津液虚?津液其实是人体能量的一种说法而已。津液也可以叫津血,如同汽车里的油。如果自身能量不缺乏,且能量的运行渠道通畅,人怎么可能病?能帮助建立能量的药,比如甘草大枣,补充脾胃能量,帮助脾胃吸收,即所谓的建中。建立能量的药还有什么?寒则用干姜附子,让身体回到正常的温度,也是建立能量;石膏黄芩之类的寒凉药也能建立能量,人太热了也不行,如同天太热树木会死一样;滋阴也是建立能量,滋润的阴性能量。温度湿度适宜,能量自然就会生化,其实就是让身体能量回到中道。那引导能量的药有什么。比如把能量往体表引的麻黄桂枝;往里引的大黄芒硝;疏通中间层面的柴胡。治病快的医学,快就快在和人体的免疫力是合力,而非各行其是,而现在医学的误区是没有找到人体自身的势,只是去找病灶。所以古中医不提病名,原因就是不着病灶的相,而是激发和协助这世上唯一能治病的力量。

以感冒为例,我们区分寒性感冒和热性感冒,不是看这个病人受的是寒,还是受的是热,而是看这个病人自体对感冒的反应,自体气血充足的人,一般都发烦渴、怕热之类的阳证热症;自体气血虚少的人,一般都发畏冷、拘急之类的阴证寒症。例如冬天亦多热症,夏天亦多寒症,便可佐证此说。

既然证的能量属性有阴阳之分,自然表、里、半表半里三个层面各有一组阴阳,于是便形成了“六经”。

表病的阳证我们称之为“太阳病”,阴证称之为“少阴病”;里病的阳证我们称之为“阳明病”,阴证称之为“太阴病”;半表半里的阳证我们称之为“少阳病”;阴证称之为“厥阴病”。此所谓“六经”,是六经辨证之总纲。

这种六经的划分,是为了临证应用而设,是为了便于运用其工具属性来测量和辨析人体,并非学术上的全面定义。划入半表半里的厥阴病,应该是病位为半表半里而能量偏阴的证型。而阴极阳生,阳气无根欲脱这种极端而典型的厥阴反应,未必能和常规的半表半里证相应。具体到厥阴病章节的时候会详解。

古中医关注的不是病本身,而是人体的排病之势,然后协助人体去排除这个病邪。这就要知道人体的能量状态和人体选择的排病途径在哪里。推定的证据,我们称之为“证”,也就是诸如发热、体痛、呕吐、腹泻之类的人体的证状反应。中医所谓辨证施治,而非辨病施治,正解应该是这样。

治病之途有二:一曰平衡人体的能量;二曰找到人体自然选择的排除病邪的途径(表、里、或半表半里)。合而为六经。这就是六经辨证的实质。

六经辨证将人体分为表、里、半表半里三个层面;每个层面都有一对阴阳,三阴三阳是为六经。

现在来具体分析张仲景的六经辨证体系。

我们知道,后世中医多用五行脏腑辨证、经络辨证等。这些也是《黄帝内经》里的辨证方式。为什么张仲景要在《黄帝内经》之外提出一套六经辨证指导汤液学呢?要破解《伤寒杂病论》的理路,就必须先弄清这个问题。

我们知道汤液学是用药物来治病的,所以还是要在药物上找答案。

后世常说某药入肝经入胆经入肾经之类。事实上药物不是智能的,不能绝对定位。举例说明,黄芩这味药,大家都知道,苦寒药,后世说它清肺火清胃火,也有说它清肝火清大肠火,说法不一,很混乱。都对也都不对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药物并不能单独走到某一个脏腑或某一个经络,药物只能走层面。我们吃辣椒,一吃头有汗,身也有汗,说明辣椒这味药它走表。大黄这味药,一吃就腹泻,说明它走里走下。事实上药物只能精确到走表、里或半表半里,不能精确到只入肝入肾,更不能单顺某经络巡行。药物在人体里的作用是粗线条的,是走大层面的。我们若用局部的思路去指导使用药物,反而不准确。

六经辨证体系是大而化之的,所以才适用于指导药物治病。《黄帝内经》里的经络脏腑辨证体系,主要是指导针灸砭之类的疗法的,这些治疗是可以具体定位到某经某穴,以及与之对应的脏腑的。所以《黄帝内经》里讲针灸类理法,不涉方药;《伤寒论》讲方药理论,不涉针灸,经书的分工和界限是明明可见的。很多人在争论《黄帝内经》里的辨证体系正确,还是《伤寒论》的辨证体系正确?其实是分工不一样。

那六经辨证和脏腑经络辨证是不是矛盾的呢?据我的研究,并不矛盾。在仲景的理论体系里头,脏腑经络虽不能涵盖六经,六经却能涵盖脏腑经络,因为六经是大层面,大层面里面自然能包涵具体的脏腑经络。比方说,“太阴”在六经里指“里”这个层面,自然也包含着这个层面相关的脏腑经络——肺和手太阴肺经;脾和足太阴脾经。其它经络脏腑看其归经的名称就可知道,都可以分属在六经里头,不一一列举。这个在临证上有没有意义呢?是有意义的。举个例子说明。胡希恕先生曾总结过,肾腹水用越婢汤常常有效果,而肝腹水用柴胡方常常有效果,为什么?其实只要参考经络脏腑就能解释:肾经既称足少阴肾经,少阴经在六经里是表经,说明肾经是络表的,自然可以从表论治。越婢汤是治表病的方子,自然治肾腹水有用。肝经既称足厥阴肝经,厥阴在六经里是半表半里,可以理解为肝经是络半表半里的。柴胡方是治半表半里病的,所以治肝腹水有用。

再举一个药物的例子,在《伤寒论》里常用炮附子温阳,尤其是温表阳。当阴证的出汗不止时,张仲景是用炮附子来止汗的。后世说的炮附子温肾阳。为什么所谓温肾阳的药能止汗呢?因为汗出是表证,而肾经是络表的。炮附子能温表阳,表阳亦能归肾。

这就是张仲景对于六经和脏腑经络的思考方法,他虽然没有在书中明确解释,却是可以通过他的组方用药规律和临证的效果反推出来的。我理解仲景的六经辨证体系,就是这样一套以六经统经络脏腑的辨证体系,如此一打通,在临证上会有无穷的妙用,也便于在一个统一可靠的辨证体系里头理解和归纳后世的时方。

但要切记一点,不可将六经的定义解释为经络脏腑,亦不可将六经辨证纳入经络脏腑辨证来理解和运用。于汤液学而言,只能将经络脏腑辨证纳入六经辨证里,把它作为表里大层面里所包含的具体脏腑经络来理解。此主次关系不可颠倒,因药物之力只入大层面,不能入局部。若脱离这个实际,方药的疗效便不确切,仲景之后近两千年,汤液学之失以此处为要。

后世用经络脏腑等理论来指导方药,人体里确实也是存在这些规律的。但有一个问题,对人体而言,我们能够生存,靠的就是脾胃吸收营养,再通过各脏器的配合将能量往表输送,将代谢的废物从里排出。表里运行才是人体最大的运行,是阴阳运行之大法门。产生热量向上向外,产生废水废渣向下向里,这是人体最大的循环模式,肝克脾脾克肾之类只是细节。肺炎病人若不能及时解表和通里,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可能病危。

至于五行,《黄帝阴符经》里说“天有五贼,见之者昌”。既称“贼”说明是外部的,不是本质的。可以这样理解,五行只是现象,是阴阳运行所派生出来的表象。如果不从本质和大局入手,是很难左右表象的,就像太阳从南回归线回来了,我们阻止不了春天的到来;太阳若不回来,我们也不能从春天下手让春天到来。所以张仲景的辨证体系不从五行入手,而是直入阴阳。

更重要的是,上古经方医学之法门,也是《伤寒论》的治病理念和后世医学的治病理念之不同在于:《伤寒论》不是以方药直接治病的,而是顺应人体的排病途径,协助人体去治病的;而表、里和半表半里这三个途径是人体排除病邪的天然通道。

针灸砭熏之类的治病原理也治的是人的体表,由表来治里。几根针扎在体表就能治好体内的疾病,这是一种大道至简的治疗方式,典型古人的大智慧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